--------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31

还是要换了

搬新blog了~~这里停止使用~~~~http://hi.baidu.com/domoto244lov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02

面对未来我总是无力又无助

日语又没有过。。这个确实是很打击人的事情
不过事情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谁让我在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努力。

突然开始回忆去年做的事情。。。除了成功地去了日本看到了244之外。。。我的一年毫无建树
估计6级也是要衰的。。。

自己的英文本不至于如此的烂。。。可以说原来是我最拿得出手的一项成绩之一。。。。
但是大学期间的英语竟然都如此得惨不忍睹,不禁感到痛苦。。

难道我的英文水平就是如此的代表???很想说今年去考雅思吧,把自己的英文水平好好的提高一下。。。我本不是那么差的人。。。只是在这种磨人的大学里面。。真的把所有的锐气都磨成对于生活的倦怠,我能为我的未来做什么,我想让未来的路更加辽阔。

我不很想做医生,因为我没有救死扶伤的能力。。生命是一种最重的责任,而我自认没有这个能力背负起这样的责任。。。。也许,我是生活的懦夫。但是面对这样的责任,我无法勉强自己说能行。
或许也是我性格里懒惰的一种吧,医生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实在不适合我这种懒散的人。
逃避,就是这样的我。。现在却想证明自己的英语还不错,还在一定的水平。。。。

不知道能不能下定决心做到最好。。。。我的今年。。希望能做到一些事情。。。明年我希望能再去一次日本。。。
今年。。。考一次雅思。。。或者考一次营养师。。。一定要过六级。。。。一定要存够2000块

希望明年此时。。。我能说。。我完成了这些目标。。。为了我的未来作一些准备

2008-01-26

天寒地冻,会出事~~~

在摆脱很多烦恼后,依然还有很多烦恼遗留在那里,人总是在不停的解决烦恼和遇上烦恼中成长。其实我不想成为苏格拉底,也不是快乐的猪,但是也请别给我少年维特的烦恼。我只想没心没肺的过一世,只一世。

我相信着轮回,就像我相信着魂魄。死了以后会怎么样,我没想过,我是个没什么想象力的人,只能看着别人的葫芦画出扭曲的瓢。我也看不到未来,只能看到现在,未来是别人眼里的光芒,而我只能手抓着现在,冷笑着走开。说什么未来,我连一个年后的事情都无法想像,还说什么畅想未来。未来是用来骗人的词,因为那些总是带着善意的谎言,被人看作是美好的东西。预言家可能有,但是我的生命里没有出现过。

寒冬总是很长,冷得时候孤单就越发的从骨子里探出头来,揪着尖尖的鼻子,笑得无比得意。只能继续走,挺着腰杆,起码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染着寂寞的气息。

火锅成为心中很向往的东西,和谁吃不重要,在暖和的炉旁,吃烫烫的肉和豆腐,脸红红的,一切都洋溢着暖意。这样的温暖里,会觉得冬天其实也不那么难过。

当然如果能和相谈甚欢的人一起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今天买了手套,终于可以在用电脑的时候带着手套,不必担心手会冷到僵硬。
换个新版面,为了迎接美丽的春天,这个我最喜欢的季节。湿蒙蒙的一切都好像在茫然之中,看得朦胧。
就这么多,被人说了。

2007-12-29

过年了~~~

打完的东西没了。。。。哭死~~~~~~~~
不知不觉就到了跨年的时候了。。。。。
刚刚看完相方同学在e国的照片心情激荡阿。。。。啊。。。。。。。啊。。。。。。。。啊。。。。。。(别想歪了)
当相方同学在地球的另一边扫荡各大bh品牌的时候。。。我。。我。。连放假都要回学校自习的人啊。。。都不知道怎么哭好了。。。

等待吃饭的时间是很难打发的。。。。。。
别怀疑,我确实在等吃饭。
谁能猜到我正在听什么????猜中的奖1w块!!



1分钟了吧~~~答案是:伤寒论朗诵版。。。。。。。

wakakakakakaka~~~这是多么神奇的东西啊!!!!
不准在脑子里bs我!

55555555555555555555
某个很不hd的科目很不hd的提前了,于是我们这些可怜的注定被s的小小m们只能改变我们已经很可怜的复习计划。。。。。。。
安乐死阿~~~安乐死~~~这是各位老师大人们给我们的不安乐死啊!!!
(可怜的某猫的医学伦理学论文内容,一看就觉得多么的伦理阿!!!)
虽然我多么的想写很多很有伦理的家庭伦理问题。。。(别怀疑~~~~就是你想的那种~同人女们努力发挥极致的想象力)
可惜老师给咱们规定了这个一看就没啥探讨余地的问题。。。。。

最近很郁闷啊~很郁闷阿~看了相方同学扫荡的照片就更郁闷了。。。小柴胡阿~小柴胡~~~~~
连续3周的吃滞~~~~上火~~~牙痛~~~~连续两天的火锅~~~~心下痞~~腹满~~~~。。。。。多么的bh啊~~~~崇拜我吧~~~~
遵从伤寒老师的教导,给自己从老祖宗的经方里面寻找了一个合适自己的,开了一剂~~准备今晚吃~~~~希望有效(潜台词:别死就好了)

另外很自豪的也很矛盾的宣布!!
猫!我!
正式成为一名彻头彻尾的宅女!!!
请叫我宅猫。。。。谢谢!

最后的最后~~~各位新年快乐!!!
如果各位记得在新年前来我这里看看的话,不然就是新年后才收到我的祝福了。。。我知道自己很久没更新了~~~蹲墙角~

2007-11-26

离月3

“宿玉,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吧。对了,听说朝廷那边有所动作,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风声?”
“当然都完成了,朝廷那边情势现在依然不明朗,可知的情况不多,这次的行动似乎很隐蔽。你们要多加小心,尤其是你。”
”嗯,这次看来有些棘手了,我回去汇报一下,很多计划要改动了,你这边的计划暂时不变。你,一定要小心啊。。。”担忧的双眼,看在宿玉心里一阵悸动。
忍不住走上前搂住这个颀长的身影,细瘦的腰身,温润的脸庞,清的双眼,这些一切一切都是他的,他宿玉的。在那个夜晚,他拥有了他,他却俘虏了他的心。

没时间~~~先写这么多。。。。。。h~~~等等才能有

2007-10-16

离月2

2纠缠不清

我在暗的夜雨中呼唤你的名
你的名是我生命的印迹
让我们如同两颗流星
在交汇的时刻相爱
最后
消失在
时空的尽头

每天起床看到子夜,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碌,顶着乱乱的发,和扭曲的西装,然后再看到他走出房门的时候给予一个灿烂的早餐笑容。这样的生活就是幸福,满溢的幸福装在心里,好似易碎的水晶,随时都会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从指缝中流走。
夏颢,没错,那时还是叫做夏颢,最终还是面对了那样的失去。
子夜是不是还住在那间屋子里,等待那个男人,那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的男人,自己也只是子夜漫长等待中的一小段插曲。但是他们一同拼酒,上班车,做饭,互倒苦水,几乎没有任何的隐私,唯独他不知道他的爱。彼此成为对方的支柱,抚慰心中无法抹去的伤痕。

张开双眼,宁韶灼脸上流露出悲伤,怎么又梦到那段日子了,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忘不掉子夜,难道是因为心灵始终没有寄托?还是寂寞早已经埋入了自己的灵魂?

掀起帘帐,看着窗外蒙蒙亮的天空,最后一丝雾气还未消散,在花园的树木间萦绕不去,似乎在眷恋着什么。如今盛夏已至,这般凉爽的清晨已是难得,人仿佛也沾染了雾气,朦胧了起来,温润了起来。

心情迷茫的在花园里散步,迎面看到一个人轮廓向他走来,莫名的眼熟。待至眼前才幡然醒悟,连忙躬身,“韶灼见过爹爹,这几天未向爹娘请安,请爹爹恕罪。”
“父子之间不必介意这么多,只要你好好的,我和你母亲就放心了。今天又要走了吧,记得走之前去看看你娘,这一走又要许多天,你娘很是惦记你。”平时总是很威严的父亲,今日却也如此温和,独自一人品味这个不一样的晨间么?
“韶灼知道,用过早饭就去和娘请安。孩儿尚未收拾妥当,先行告退。”
这样的对话,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呢,冷冰冰的,但还好他与父亲的感情不是这般的冰冷,他的家人都是温和而体贴的,和他上一世的家庭有着天渊之别。
然后渐行渐远,来到花园的后院的小门,韶灼熟练的找出钥匙出门去,穿越人流略多的街市,走到这间刚刚开店的馄饨面小店,店名就叫做小面店。还睡眼惺忪的小二(小李)看到他,立刻精神起来“宁公子,今天可真早,进来坐,主人还没起来,估计还有一阵子,我去叫厨房下碗面给你。”说着搬下一条凳子,麻利的擦了擦本没什么灰尘的桌子,招呼韶灼坐下。


10天前,他和墨仅在这间小面店非常奇特的认识了。墨仅,他是个逃家的大户人家子弟,和聂辰翼一样对厨艺有着浓厚的兴趣,带着2个小厮就这样跑到这个不太出名的小镇开了这间小面店。韶灼问过他为什么叫小面店,他却说,面店自然是叫面店,不然叫馄饨店么?

而他难倒聂辰翼的问题就是:“九塔的另一个名字叫什么?”可怜的小聂,连九塔是什么都没听过,就憋着一口气逃跑了。结果第二天,小聂找上门来,低声下气的请教墨仅,墨仅就说了3个字,小聂就再次被气跑,而且据说在家用剑劈了30多棵上好的柳树,还有一棵百多年的榕树,整个聂府鸡飞狗跳,人仰马翻,把聂老爷气得昏过去,“我的宝贝树啊,你个不孝子,那是你爷爷和奶奶成亲的时候种下的啊!”场面热闹非凡。韶灼没能看到,惋惜非常。
至于那三个字是什么,在韶灼隔天问了墨仅之后,也差点掉下巴,同时在心里为聂辰翼默哀:你怎么就惹到了这么个魔鬼呢,快去找太上老君保佑你吧。

答案就是——九层塔。囧(九层塔就是一种香料啦,大家不知道的就bd一下,很常见的)

6天前,韶灼告诉墨仅,有事就来宁家找他,或者去聂家找聂辰翼(不过估计聂辰翼不想见到他),那天下午墨仅用面粉做了晶莹白皙的发糕,蒸好了一笼没打算卖,就装了半笼热腾腾的发糕准备去宁府找韶灼,结果一问宁家的管事说,少爷中午就去了翠屏阁还没回来,想找可以去那里。

墨仅听了了然一笑,小宁居然大白天的去勾栏院了,真有趣,定要去瞧瞧。
由于现在才未时还未到,城东大街上还没点起一个个大灯笼,人流也相对稀少,这翠屏阁在城东大街的后半截,也是这镇上最出名的勾栏院,不但有花魁柳依,更有在江南都叫得上名号的卖艺小倌宿玉,据说筝箫琵琶无一不善。不知这小宁是冲着花魁去呢,还是小倌去呢?墨仅不自觉得扬起了嘴角,原本温厚的气质被这邪妄的表情取代,阴晴不定。


行至翠屏阁门口,里面依然热闹喧哗,风姿绰约的老鸨走上来,上下一打量这位公子华服翩翩,俊美无铸,虽然手上拿着个油纸包,但是怎么看怎么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子弟,老鸨心想这么个公子哥好面生,却也忙着招呼:“哟,这位爷,里面请,雅座还是单间,不知有看上的姑娘没?”
墨仅挂着邪气的浅笑,“不知道,你们当家的柳依小姐和宿玉公子在么?可否请来,我要个雅间。”顺便手里拿出一小锭金子,按在老鸨的手心,性感的磁性嗓音和手中的金子都令见过大风浪的老鸨飘飘然,然后慢慢的回想今天两个当家的安排,却突然眼神一闪“公子真不好意思啊,宿玉今天被人包了,柳依小姐现下还未准备妥当,您看看别的姑娘和公子……”面露难色地看着这位公子,可惜的叹道,墨仅收起笑容,沉默片刻,“那宿玉公子在见客?”“正是,老身这就叫柳依小姐来陪公子,请公子稍候。”
墨仅思考着,这韶灼真找了宿玉?真是有趣,柳依不愧是花魁,短短时间里,薄施粉黛,慵懒中清丽的气质,果然美不胜收。墨仅也不与柳依多客套,便说出来意,柳依也是冰雪聪明的人,自然知道可说与不可说,宁少爷来此亦不是新闻,索性说了出来,此间纵有万种缘由,她也只是个不知情的。收人钱与人便,况且柳依和宿玉也不是很处得来的主,见墨仅自行离开,乐得自己在此逍遥。
悄悄隐在宿玉房外,里间却传出断续的喘息声,墨仅听后眉头紧皱,大白天如此放纵,宁家少爷原是这般荒淫之人,却也不足惧。思罢,转身欲离开,“子夜,不……宿玉,放开……放开……”韶灼温文的声音沙哑而略高,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墨仅隐隐有些怒气,却觉得莫名,依然捧着那油纸包的发糕,却在回店的路上把它随手丢弃冷然离去。

然而这边厢,韶灼,每月此日来找宿玉,为的是完成些公事。可是发展成这样他也是无奈之致,对于宿玉,不仅仅是他的伙伴,也是他在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吐露心事的人,只有在宿玉的面前才能卸下心中积压了那么多年的感情,放纵自己。只有宿玉,连聂辰意都不行,毕竟自己性向不同于其他人,不知道能否得到认同。
在认识深知了宿玉的那夜,翠屏阁楼上的夜色孤寂而清冷,宿玉的唇像小小的火种,让韶灼寒冰般的心产生了暖意,于是两颗寂寞的心灵交汇在广漠的夜空下。

小小有修改。。。我知道隔了很久。。。。只是最近没有写东西的激情。。。夜夜~~~我对不起你啊~~~

2007-10-04

离月(暂定)

离月(暂定)

楔子
他,作为宁韶灼而活着已经许久了。

学会用手抓着毛笔写标准的方块字,学会各种特定的称呼和冗长的寒暄语,学会平平仄仄的诗句,学会扎马步,挽剑花。。。
这些都是他曾经无法想象的生活,也无从想象的生活。

昏黄的灯光下,纤长的手托起一杯深幽蓝色的鸡尾酒,靠到唇边,仰头倾入嘴中,下巴和白皙的脖颈形成一个诱惑的角度,再回复,放下酒杯,脸上浮现沉醉回味的表情,张开眼睛,隐隐光华,灼灼逼人。

这是他记忆中最美丽的画面,坐在酒吧里的子夜是他眼中的全部,也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一次萌动,可惜花不逢时,未开已凋。子夜的心属于别人,属于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子夜在醉时,口中念着的都是他。那时的他。。。
情何以堪。

合上书本,韶灼停止了回忆,站起身,手抚过木桌,上好的酸枝木桌,低声含糊的念着,子夜,你可知我的世界已天翻地覆,你可知早已没有夏颢这个人。而离开我的你,过得好不好。

现在只有一个叫做宁韶灼的男子,16岁未满,作为独子,家底殷实,生活平淡无忧。

1宁静之夏
这里是某朝的江南小镇,小镇有着不错的地理位置,虽比不上泉州苏州等大港口,可是却也是一派繁荣景象。

宁家曾是个书香世家,可是曾因过于清贫而开始从商,到宁韶灼的爷爷一代,已是家底殷实,宁韶灼的父亲不但成为江南一带有名的商人,更是一位出名的读书人,虽没去考取功名,可江南儒商宁归一也算无人不晓。
宁韶灼从小就在父亲的严格管教下读书习武,唯独经商,在很小的时候,宁归一就放弃了让韶灼继承家业的想法,因为韶灼,完全是没有经商的天分。

夏日,清晨练完剑后,韶灼刚沐浴更衣完,就听着一个爽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韶灼啊,小韶灼,快开门,哥哥我今天有好东西带你去看啊,换好衣服快跟哥哥我走。”韶灼眉头微皱,头隐隐作痛,他的青梅竹马——应该说是甩也甩不掉,硬要做他大哥的牛皮糖——聂辰翼又来找他去看“好东西”了。

说起这个“好东西”可以说是聂辰翼的心头好——美食,他聂家书香世家,却出了聂辰翼这个扬言要品尽天下美食以成为出色厨子的人,几乎没把聂总督给气厥过去。

毕竟厨子,是个没地位没前途的行当。可是聂辰翼却一直很用心,用心品尝,用心烹调,用心讨教。如今他家的厨子早就只能给他打下手,而聂总督也只爱吃他儿子做的菜。

可是这个当厨子的人,最喜欢的还是拉着他到处去吃,这家酒楼的新菜式,那家的新厨子做得一手好湘菜,没有聂辰翼没吃过的。而且他吃过就能做出来,就这样,不但把聂府人的口养刁了,也把宁韶灼的口味给养得刁起来。
今天不知道聂大少爷看中哪家酒楼的新菜了,本来还想在家里把书房给收拾一下,算了,他从小到大没有一次能阻止得了聂大少爷的。

穿上一袭月牙白的长衫,系上墨青的腰带,叫小厮帮他把发给梳起来,俨然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迈出门槛,聂辰翼马上拉起他的手臂转头就走,“小宁啊,你不知道,今天镇上开张了一家小店,做得东西据说是便宜而且好吃啊。所以哥哥我专门找你来一起去品尝啊!我们快走,去晚了说不定就卖完了。”

宁韶灼无奈的看着这个一边拉着他走还一边说的人,怎么和以前那些特价时间的大婶一样。
穿过重重人群,终于来到这个聂辰翼口中好吃的小店,原来是专门卖馄饨面的,小小的门面,几条桌凳一个柜台,简单却已是人满为患,几个小二忙进忙出,热气腾腾的面香味四溢,每个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吃着,葱花的香,面汤的香,混合在一起,确实诱人。
他们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个空位坐下,要了两碗馄饨面,不待片刻就上到面前,奶白的汤,看着就很让人垂涎的大馄饨和筋道的面,两人在吃完第一口的同时对视说:“好吃!”汤鲜甜而浓郁,面爽口,馄饨也是材料足足的,这样的面卖10文钱,点着灯笼也难找,难怪门庭若市。
吃完后,聂辰翼突然很认真地说:“小宁,这么普通的馄饨面能做得这么好吃可是不简单,况且这汤里到底放了什么佐料,我竟然分辨不出来,你且等我进去和这厨子询问一下。”说完就直直得走进隔着一道帘儿的厨房。
宁韶灼看着他,再次无奈的叹气,这人又认真起来了,一认真就执着得吓人,也不想想人家厨子能随便把秘方告诉你么。估计这人能被聂辰翼缠上好一会,自己还是先回府吧,不然天都了。

可是还没一盏茶的功夫,聂辰翼就摔帘子走了,一脸不甘心的气愤样子。韶灼倍感迷惑,谁能把他聂大少爷气成这样?真是奇闻啊。

思索了片刻,韶灼决定进去会会这个掌厨的,也好知道辰翼因为什么而如此不甘,劝解起来也有个方向。虽恐有多管闲事之疑,可是那能把辰翼气得如此的人实在是让人好奇得紧。就当是满足一下自己难得一见的好奇心吧,这么多年来,能治得住聂辰翼的人不是没出生就是已经死了,所以这个活生生的,就让他见一下吧,多不好找啊。

抬手撩起簇新的布帘,却惊讶于室内的干净和清新,略灰白的炊烟蒙上了灶台,一个挺拔的背影侧立在一旁,看着2个人在灶台上忙碌着。束腰的青色长衫,身段修长,袖子高高挽起,露出瓷白的手臂,如墨却泛暗青光芒的长发,随意的绑成一束。灶台左边一人说:“那人的知识如此浅薄,还自持甚高,怎和我们少爷比。”那人静一下却说:“不可如此轻视他人,此人自有一番本领,我也不过是偶然得知,怎可以此为耀之本,刚刚不过是和那位小兄弟开开玩笑罢了。”话语中没有一分谑笑之意,诚恳切切。

韶灼抬头欲看清楚,橙红的晚霞从高高的窗口映入不大的厨房,温暖而柔和的光芒铺在每个人的身上,氤氲的热气蒸腾而起,那青色的人影突然转身过来,意外地看到有个外人立在房中,调笑到“这位公子莫不是等急了找进来催吧,忒心急了,片刻就好。”雾气中,剑眉斜斜入鬓,笑意满满却深邃黝的眸子,勾起的嘴角,如此英挺的人物,可是为何在目光触到那双眸子的时候深深的震动了,脱口而出了“子夜”,随之为自己的鲁莽而自责,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为何让他再次想起了子夜,那个已经很遥远的人。
突然醒悟,连忙道歉“真是对不起,将公子错认了旁人,请见谅。”韶灼抱拳,眼光微低,不敢看那双和子夜如此相似的眸子,那让他的心如同浸泡在酒中充满烧灼的痛楚而无处躲藏。

那人却也隐去笑容,走上前来说:“无妨,只是为何公子你看起来如此的。。。痛苦,莫不是在下的模样勾起了公子心中悲伤的事。”
韶灼只是佯笑着摇摇头,“公子多心了。”目光依然往旁边扫,不敢正视。
勾起嘴角,多少戏谑停驻在却换了一个话题,“我看公子也不像是那种心急之人,应该不会为了一碗面而走进这庖厨,想必是有事吧,难道是找在下?”

韶灼方想起适才自己的一番猜想,立刻忍不住笑出来。终于抬起眼来,原本灵动而清的杏目,弯成天上朗朗的月钩,盈盈笑意,明媚动人,谁知被多情的晚霞晕染得温柔和煦,看得对面那人一诧。“只因刚才急忙离去的那位公子是我的朋友,实难见到他如此不甘心的样子,不知公子以何事难倒了他这厨痴呢?这让在下实在好奇,烦请告知。”他微微欠身一躬,礼数周到。
说到这个,那人却有点哭笑不得,“在下只因一时玩心起,寻了个问题来为难公子的朋友,没想到却气走了他,真是万分歉意。”
摆摆手,韶灼几乎想大笑“我那朋友向来自视甚高,公子能制住他,实在太好不过了。”

“公子如此爽快之人令在下敬佩,在下墨仅,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宁韶灼。我叫宁韶灼,墨兄不必虚礼,叫我韶灼即可。”至今仍然无法习惯过多的尊称和拗口的谦辞,若能似以前,大家随心而叫,自由舒畅。可惜,回不去了。

粉色的霞光掩上了两人的眼,暧昧流转,多少惊叹,消散在汲滟光华中。。。。。。

接下来就是第2章了。。。小墨墨闪亮登场~~~~当当当登

2007-09-27

预告--猫我要写bl文了!!

要写正宗的耽美文~~~~~送给我最亲爱的小夜夜~~~~作为礼物~~什么礼物呢~~圣诞节礼物吧~~~
至于文案还没想好,大概国庆开始动工。。。
确定了古代文,非长篇,- -我发现只要我想写长点,那文就肯定夭折。
不过说了要给夜夜写篇3w字的~~~我努力~~~~
夜夜阿,我最近觉得,美好的爱情,我只能从书中欣赏,欣赏完了却无法感同身受,或者那样美好的感情,不是我能拥有的。。。我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对于爱情的要求过于完美,过高的期待,以致于无法成真,这是个心结呢。

我知道我还有日本游么写~~不过- -yupoo相册不能外连了~~~真bt~~
以前我只写过同人,而没有写过原创的角色,这次要写原创的角色,希望能写得好,去睡了~minna 晚安~~
顺便哭诉一下,我居然肥了6斤以上~~我不活了!!!

2007-09-25

又到这天~~

一年一度的日子,来临了。
也许是老了,对于生日这个日子完全没有特别的兴奋或者期待,期待什么呢?兴奋什么呢?
反正就是这样过了,礼物什么的几乎也是绝缘的,感谢3和朝,这个她们从来都会送到。。。
其实如果没有人记得我可能可以更从容的过了这天,发现自己不习惯于听别人亲口说生日快乐,而我只能说谢谢。
我没有同样的快乐可以给别人,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快乐。
不过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烦心的事情,一切顺利,便是省心之至了。
对于这样的生活,我是心存感激的,感激着这平淡无奇的生活,每天的重复作息。
心里没有特别渴求的东西,也没有特别想许下的心愿,只希望一切如常。

常,就是全部。

9月24日 23点57分留

2007-09-21

灵魂占星--北交点在金牛座的前世今生

copy了整篇东西过来~~因为觉得确实很贴切。也许我是该改变的时候了~趁着这土星来到处女座,让我的生活充满变动,就像谁说的---生活就像强奸,如果无法反抗,就试着享受吧。

 如果你的北交点位于金牛座,或北交点位于第二宫

  星座箴言:不必理会别人怎么想

  你的前世今生

  关键字:与别人融合 危机意识 自尊 别人的肯定 闲事莫管 自我毁灭

  前世,金牛座北交点的人进入的是一种不可分离的、紧密结合的人际关系,而与你相关的人多是有权有势的人。

  前世,你是国王身后的皇后或是宠妾,你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但是最后所有的决定都是由别人做成的。你是首长的幕僚、总统的主要助力或是将军的心腹。你将自己所有的权利、能量及魅力,完全贡献给更有力的心灵伴侣,相对地,你也可以从伴侣身上获得肯定及赏识。

  前世,这个有权威的人给金牛座北交点的人衣服、食物,并纵容你。而金牛座北交点的人只需要乖乖地跟在这个大人物的身边,帮助他满足他的渴求,这样你就可以享受最佳的生活形态。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前世对另一个人的依赖,使你无法发现其实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走出自己的路。因此,在今生这个实体,你应该负起自己财务上的责任,并以此作为重新获得信任的方法。一旦你忽略自己是如何花钱的,很可能就会陷入严重的债务问题之中。你的前世可能是“名声不佳”的。例如从事色情交易等。

  前世,你曾经是洞察人性的专家。你可能是策略家或者是顾问,你会仔细研究别人的心理,以了解别人的动机及需求,并预测别人的行为。但是,今生你这种配合别人的习惯,会使你无法有效地以扎实、持续的方式追求自己的方向。现在,不再与别人产生太深的纠葛,而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事物上,对你而言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某些金牛座北交点的人前世曾经有滥用权力、以暴力相向的情况。在今生的实体中,你要学习不滥用权力;对某些人来说,则是不可苛待自己。对这个族群的人来说,今生的课题并不容易。你可能会体验到生命中的各种极端,从嗑药、酗酒、遭遇极为严重的心理问题、坐在企业的董事长室中,或是出于严格的精神追求等等。你的生命好像一个光谱,从最深的暗到亮度最高的光明之中都有。

  应发展的特质(针对这个部分的努力,应可帮助你找出被隐藏的天赋及才能)

  忠诚、对界限的意识、做事按部就班、自我价值、意识个人的价值、耐心、尊重自己及他人所表达的需求、享受五种感官、感激、感受大地所提供的滋养、原谅、坚持

  应摆脱的倾向(努力降低这些倾向所造成的影响,可以使生活更轻松、更有趣)

  追逐危险的情况、对别人的事情过于关切、缺乏耐心、不恰当的激情、批判的倾向、对别人心理上的动机存有预设立场、 不愿合作追求别人想要的东西、过度反应、为了要消除某一部分会毁灭某样东西、强迫性行为的倾向

  应避免的陷阱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应该要避免的陷阱是,不要想透过别人寻求对自我的肯定,不要抱持“只有在别人肯定我的时候,才会觉得放心”这种心态。因为那将会使你陷入“如果我拥有这个特定的人的能量,就可以感到完整”这种永无止境追寻心灵伴侣的深渊之中。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你必须停止过度投入比人的事务,而是单纯地走自己的路。有趣的是,当你开始这么做时,其他人就会支持你,不论是财务上或是能量上。

  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

  你真正想要的是与某人的能量融合,并感到共同的力量。你所追寻的是完全的、永久的承诺。你想要的是一个在物质上可以完全仰赖对方,情绪上对方可以完全依赖自己(反之亦然)的伴侣。这是一种联合的关系,可以给予双方力量、彼此完全依赖的关系。 若要成功地建立这种关系,你必须辨识、找出与自己拥有类似能量及价值观的人而双方的共同目标对彼此必须是具有价值的。

  你的才能及适合职业

  你是绝佳的建筑者,不论是一栋房子、一个人际关系或是生意。凡是你认为真正具有价值的行业,都可以有极佳的成绩。任何强调生命中物质面及五种感官的欣赏范畴,都是令你感到愉快且可以有实际收获的。例如农作、建筑、工程、烹调或担任体育教师等。一般而言,金牛座北交点的人最佳选择应该是“做自己的事”。你可以管理自己的工作计划或是生意,也可以在一家能独立作业的公司上班。你应该学习采取按部就班的方式做事,而且对每一步骤都感到满意之后再往前进。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还拥有灵活有效解决危机的应变能力。你天生就很容易了解别人的心理,你对别人的需求及渴望的意识,可以帮助你推进目标。但是,如果你所从事的是以心理学或危机处理为主的行业,通常都不会觉得满意,而且最后往往感到空虚。只有当你运用你的才能去建立某些有实质价值的东西时,才会感觉比较好一点;这些东西可以加你的稳定感。

  你的需求与本性

  建立一个舒适区。由于你的前世已经经历过太多剧烈的变动,所以今生这个实体的是要来休息、累积所拥有的东西。嫉妒常常会成为金牛座北交点的人的一个问题。你看到别人的财务会垂涎觊觎,你常常因为对别人财产的向往,而有毫无止境的“欲望”。但是,当你的欲望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而产生时,就永远不可能对你造成正面的效果。你真正想要的是解决自己没有安全感的问题。今生是你对宇宙所赐给自己的资源表示感激的时候,而不是掠夺别人所拥有的东西的时候。如果你惊慌并尝试加快获得生命中的资源时,你会失去自己掌握自然时机时的自在。你今生要学习如何放慢速度,以及小心地建构对你而言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匆忙。你要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将速度放慢到足够的程度,以便接收生命所赠送的礼物。这些重要的东西可能是人际关系、生意,或是实现一个梦想。如果你觉得不舒服自在,,就是警告你在构建的过程之中,可能疏忽了某一个必要的步骤。

  你的人际关系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一直在寻找心灵伴侣。这可能会使你在年轻的时候有杂交的现象:你很容易太快一头栽进一段关系之中,这是因为你想与别人结合,建立密切的关系。你今生的挑战是:不要过于关注结合的问题,把焦点集中于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上,这样才会吸引适当的伴侣。

  在你内心深处,对一个心灵伴侣的渴求,要高于世界上的任何一切事物。你希望与一个特别的人,在相互扶持、彼此承诺并加强双方力量的状态下,共度一生。要让这个理想实现,首先应该让自己感受到内在存有的完整感。只有在你不再需要别人来令自己觉得完整时,才会吸引那位最适当的生命伴侣。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有时候会有强烈的孤独感,为你的伴侣而心痛。你向往因游泳固定、可靠的伴侣而得到舒适的自在感。的确,今生是你得到一个忠实伴侣的世代。但是就像这个实体的每一种东西一样,你一定要先有付出才能获得。

  对心灵伴侣的渴求,会驱使金牛座北交点的人去探测别人的心理。现在,当你进入别人的势力范围时,常会变得富有侵略性。有时候,金牛座北交点的人不愿承认童年时所遭遇的困难,即使当时遭到虐待的情况,看在别人的眼中是十分明显的。你会把自己的父母描述为和善,并将自己遭到凌辱解释为自己不乖所得到的合理处罚。你非常愿意扛下所有的罪恶感。

  
  你的目标:建立自我价值、赋予自我力量、善于理财

  金牛座北交点的人今生不可以依赖别人获得成功,应该学习依赖自己。当你接着别人的能量创造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却无法达到自己极高的预期水准时,就表示宇宙借此再次提醒你,不得依赖别人去追求自我价值。有趣的是,一旦你学会依赖自己,他人就会聚集在你身边,协助你达到目标。你会充满自信,因为你知道,这个成功完全是由自己在每个阶段的努力而得到的,没有人可以夺走。

能把自己分析得如此透彻,占星学确实很深奥。。。
为什么男生都不喜欢占星,而女生基本都会尝试占星呢??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差异?
プロフィール

つよし猫

Author:つよし猫
想冲破迷雾却陷得更深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